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贺喜焱:青海民和土族“纳顿”节的田野调查
作者:贺喜焱    发布于:2014-04-18 09:41:20    文字:【】【】【

“纳顿”在土语中是“玩耍、娱乐”的意思,“纳顿”节是青海省民和县土族娱神、庆丰收的民族节日,民和三川地区的大部分土族村按夏粮收割早晚排列轮流举行,每年从农历712开始到915结束,历时2个月,被称为“土族民间狂欢节”。如若遇灾年,庄稼歉收就不举行。“纳顿”与土族人民的生产生活有十分密切的联系。“纳顿”在今日的现状是一个有组织的由村民集体参与,包含祭祀仪式、民间歌舞、傩戏表演以及经济行为的综合性活动,它与当地土族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对于“纳顿”的调查有利于我们深刻理解当地土族的日常生活结构,为进一步的探讨民和土族民俗文化有所益助。笔者于20027月至9月进行了为期30天的田野作业,通过参与观察、访谈(深入访谈、一般访谈),并辅以照相、录音、笔录等方法获取了第一手调查资料,保证了资料的系统性和丰富性。基于“纳顿”节规模大,举办时间长,活动丰富等自身的特点,不可能一一记述,据笔者在当地了解到中川鄂家村、峡口桑卜拉的“纳顿”被公认为比较正规。现以鄂家为主,将当地“纳顿”的实况记述如下:

 

一、村落背景

鄂家地处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的三川地区,三川是民和土族的主要聚居区,主要包括官亭镇、中川乡和峡口乡。这里位于县境东南部,靠黄河北岸,地势较平坦,气候温和,适宜农作物生长,但在过去,由于这里耕地主要靠水渠灌溉,时有纠纷发生。现在,水利灌溉条件大为改善,尤其是1969年建成的泵站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大部分耕地已变为水浇地,盛产蔬菜瓜果和小麦。鄂家是一个单姓自然村落,位于三川地区的中部,属于中川乡美一行政村。鄂家共有152户,均为土族。鄂家现今依然以种植业为主,村上有大型半自动磨面机一个,机械脱谷机7台,拖拉机49辆,人均收入(年)1100多元,从鄂家现今村民的生产、生活水平来说是现三川土族地区各方面处于中等水平,情况较为普遍的村庄。

 

二、“纳顿”节中的祭祀神祇

酬神、娱神是“纳顿”的主题,向神灵祈福消灾的祭祀行为自然成为“纳顿”期间的重要活动,一般祭祀的是自己村上的村神,以及三川地区的地方总神——“二郎爷”。“二郎爷”平日每到“纳顿”节时就要被供奉在神轿内游神整个三川地区的土族村落, “二郎爷”要被请到举行“纳顿”的村落享受村民们的祭祀。

 鄂家“纳顿”供奉的本村村神是“红石宝山摩羯龙王”(又称“龙王爷”),据老人讲摩羯龙王是个瘸子,很早以前他管辖地方遭到大旱,河水断流,泉井干枯,摩羯龙王为了挽救百姓,上天庭求玉皇大帝下雨,玉皇不允,摩羯龙王一急之下搬倒了南天门上的大水缸,结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一方百姓生灵得救,但摩羯龙王的腿却被砸伤了。现在中川乡美一、美二行政村一带有很多水草滩据传就是那时候留下的。至今,鄂家法拉“发神”时一条腿还是瘸着走的

 

三、“纳顿”节的民间组织

“纳顿”节的活动并非由村民自发进行的,而是有专门负责的民间组织者,大小“派头”和乡老就是村落组织的成员,他们主要领导、组织“纳顿”节上的一切活动安排,并且还负责除“纳顿”以外的其他活动。其中,大“派头”的地位较高,在过去一般都由村中有一定地位和经济势力的大户人家的老者担任,现在也推选村中有威望、办事公正、能力强且经济条件较好的老人担任。小“派头”有七、八人,由村中比较干练的青壮年男子来担任。鄂家有四社,每年按照一社两人轮流分派,是应尽的义务。乡老大多是一些年纪较长,曾经任过大“派头”的老人自愿组成的,来协助大小“派头”举办“纳顿”。

有关“纳顿”的一切活动计划都由大小“派头”参与安排组织,使之井井有条。首先,“纳顿”举办所需要的资金,就由大小“派头”来征集。近两年来,鄂家“纳顿”大概需要1500~2000元左右,主要用于待客的烟、酒、茶、鞭炮及道具维修。这些资金表面上来源于村民的自愿捐献,实际上每户人家都要依据各自的经济状况捐助,并且由于“跳会”必须是每家至少有一男子参加,如若某户未能出人手还要多交一份实质属于罚款性质的钱。另外的资金来源还依靠从鄂家外出发迹或读书工作的人的捐助(这些人的捐助一般较村内人高),这样“纳顿”节就有了经济保障。其次,从“纳顿”节前的准备到跳会当天的一切活动安排均由 大小“派头”负责组织,每一个礼仪过程,大小“派头”都是按照以前“派头”传下的规矩来操演,形成一种固定的习俗模式。

 

四、“纳顿”节前的准备

 

(一)“装脏”仪式

村民通过娱神来祈求借助神力保佑来年庄稼丰收。在村民的观念中,神的神力也会逐年消失,因而举行了一种被当地人称为“装脏”的仪式以增强神力。

在“装脏”仪式及“纳顿”节上有三个神秘人物法拉、法师、阴阳不容忽视,他们各司其职,作为人神之间的中介在“装脏”与“纳顿”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下面,笔者就从对法拉、法师、阴阳的介绍入手,对“装脏”仪式作一简略描述。由于装脏仪式笔者未能亲眼目睹,这里介绍的概况主要来源于笔者对鄂家阴阳的访谈。

 

1 法拉、法师、阴阳

法拉,是一种巫神,类似于萨满,是当地地方神的替身和代言人,一般为男性,平日他也与常人一样劳动,只有在被请到神庙或被人家要求“发神”时才会神灵附体,替人祈福消灾。法拉以神的身份说话行事,代表神的旨意来为人解决问题并趋利避害。现今鄂家早已没有法拉,一些仪式活动请的是桑卜拉的老法拉。

法师是具宗教性的民间歌舞艺人,一般为祖传世授的男性,信仰佛教和道教,表演兼有唱、舞、乐,当地人称为“跳法师”。表演时,法师的装扮极象女子:绣鞋、绣花坎肩、宽红腰带和百褶裙,还有一条假长辫,手持羊皮神鼓。现在鄂家的一些活动请的是安家法师,本村的法师在50年代死后没有继承人。

阴阳,是祖传世授或带徒授业的神职人员,也均为男性,其职能是帮人择日、卜卦、画符驱鬼、消灾祈福。现今鄂家有一个年纪较轻的阴阳,有时村中有急事来不及请外村的法拉或法师时就由他来代替。

 

2、装脏”仪式

“装脏”仪式是一种能增强神力的仪式,分“香脏”和“非香脏”两种。“香脏”一般使用佛经及朱砂等物;“非香脏”则用马蜂、蜈蚣、麻雀、喜鹊等物。“装脏”主要是用以上法物填装于神像的头、胸、肚部位。据鄂家阴阳说,鄂家村神“龙王爷”逢龙年“装脏”一次,三川地区的区域神“二郎爷”则是每年都要举行,并且是从农历51113日举行3天,“装脏”仪式通常都比较复杂,举行前一周便由庙倌请神出庙藏于山中一隐秘处,每日夜晚上香供奉,神坐洞7天后,由法拉指引请神在村庙院中准备“装脏”。第一天要先请法师表演,次日要先准备“开光点珠”仪式,“装脏”正式开始,阴阳要念颂经文,村民还会前来献祭。最后一天,依然要由法师唱颂神歌,末了请神入殿。

整个“装脏”仪式十分庄严、神秘,据说只有这样,神力才能确保增强,尤其是“二郎爷”的“装脏”之所以每年选择在农历五月,目的就是为了在“纳顿”期间巡游三川时能更显威灵保佑百姓。

 

(二)“下庙”仪式

鄂家在举办“纳顿”前一天(即农历712),一般都要举行“龙王爷”“下庙”仪式。“纳顿”在村庙周围的开阔地举行,大小“派头”(鄂家民间活动的组织者)在“龙王爷”“下庙”前要安排好供神所用的大帐篷及供桌,“下庙”前在庙堂要点燃一百零八盏佛灯,焚香烧纸。最后几个小“派头”敲锣打鼓将神轿抬到会场。

另外,大“派头”还要安排人手去刚刚结束的宋家“纳顿”请来主神“二郎爷”,一路上也是敲锣打鼓,逢村口、桥头都要放鞭炮。不论是“龙王爷”、“二郎爷”的神轿,人们都要一路上左摇右摆,以示神力非凡。

 

五、“纳顿”会场的布置

 

 “纳顿”会场上的主要设置有:供请“二郎爷”和“龙王爷”神轿的神帐,神帐坐北朝南,前有一铁制香炉,供人们祭拜、烧“钱粮宝盖”(剪成不同形状的表纸)所用。神帐内的设置为:正中大供桌上供有三台神轿,神轿为木制,正面被玻璃罩住,上面挂了许多村民献祭神灵的自制香包,供桌上还摆放着供品(如图⑷)。帐内还放有锣鼓等跳会所用道具,与神帐遥遥相望的是处于空地南端的祭天地众神的幡杆,呈“十”字形,高约7~8,上面挂有许多“钱粮宝盖”,幡杆旁有一顶小帐篷,里面堆满了村民献祭的“酥盘”(村民用自家新打粮食做成的一种大蒸饼)、酒、烟等东西。一切准备就绪后,就等“纳顿”开始了。

“纳顿”举行当天在会场周围的空地上围满了小贩摆设的摊点,有小百货、杂物、雪糕、凉皮等等。这些都是本村或临村的小商贩专门来赶场的。

 

六、“纳顿”节的仪礼过程

 

仪礼概略一览表

日期(农历)

时刻

仪礼名称

仪礼执行者

仪礼内容概要

会称

712

早上

“合会手”

宋家、鄂家男性村民

跳“会手舞”、“摆阵法”、“打杠子”、唱“搭头词”、“报喜”、“喜讯”

宋家“纳顿”

中午

傩戏表演(又称面具舞)

宋家男性村民

“庄稼其”、“三将舞”、“五将舞”、“关王舞”、“五官舞”、“杀虎将”

下午

法拉“发神”

法拉

法拉“发神”、上口钎、代表神的旨意收受献祭

傍晚

布施、收拾会场

大、小“派头”

将“酥盘”等供品散发给村民,与神共享;将“二郎爷”神轿抬往鄂家

 713

早上

“合会手”

鄂家、宋家、桑卜拉男性村民

跳“会手舞”、“摆阵法”、“打杠子”、唱“搭头词”、“报喜”、“喜讯”

鄂家“纳顿”

中午

傩戏表演(又称面具舞)

鄂家男性村民

“庄稼其”、“三将舞”、“五将舞”、“关王舞”、“五官舞”、“杀虎将”

下午

法拉“发神”

法拉

法拉“发神”、上口钎、代表神的旨意收受献祭

傍晚

布施、收拾会场

大、小“派头”

将“酥盘”等供品散发给村民,与神共享;将“二郎爷”、“龙王爷”、“娘娘爷”神轿抬往桑卜拉

714

早上

“合会手”

桑卜拉、鄂家男性村民

跳“会手舞”、“摆阵法”、“打杠子”、唱“搭头词”、“报喜”、“喜讯”

桑卜拉“纳顿”

中午

傩戏表演(又称面具舞)

桑卜拉男性村民

“庄稼其”、“三将舞”、“五将舞”、“关王舞”、“五官舞”、“杀虎将”

下午

法拉“发神”

法拉

法拉“发神”、上口钎、代表神的旨意收受献祭

傍晚

布施、收拾会场

大、小“派头”

将“酥盘”等供品散发给村民,与神共享;将“二郎爷”神轿抬往下一村

 

“纳顿”在许多村中并非只举办一天,要分主客场:主场主办的村落当地称为主队;邻村“纳顿”必来庆贺,当地称为客队。一来一往就已经举办两天,有的村落还要参加晚自己村落一天的邻村“纳顿”,实际就已举办三天。鄂家“纳顿”就是如此(如上表)。农历712为宋家“纳顿”,由宋家主办,鄂家作为客队前去庆贺、合会;农历713,鄂家“纳顿”时,宋家也要回礼庆贺,并且桑卜拉“会手”队伍也来合会,十分热闹;农历714,桑卜拉“纳顿”时,鄂家则作为客队前去庆贺。这样相对鄂家来说,就要“跳会”(当地村民称参加“纳顿”节为“跳会”)三天,场面、规模都十分壮观,人情往来也十分密切。

 

(一)村民的活动

农历711,即“纳顿”节的前一天,在外工作或学习的游子们都尽量赶回来,每家每户也早已打扫干净庭院;妇女炸油饼,做献供给神的“酥盘”(据说做“酥盘”之前三天夫妻不能同房,有病、来月经者也不能参与制作,以示对神灵的敬意);要给小孩穿上新衣裳,老年妇女也要穿上传统的黑色长衫,黑色头巾。这一天,村民陆续来到“纳顿”会场的神帐前去还愿,一些发了财,交了好运的人牵着羊,抱着鸡,向“二郎爷”或“龙王爷”感谢神恩。献祭时,一般都要在还愿的羊或鸡的头上倒净水,倒水时如果羊和鸡摇一摇头,便证明这个祭物被神悦纳,否则认为神不喜欢,需另换一只,与此同时,庙倌要进行占卜,以观神是否接受。占卜工具是竖分为两半的木制圆锥体,当正负两半各落在地上,说明神已接受,还愿的人便将祭物拉回家宰杀。傍晚,村民们还要到祖坟上去祭祖,给祖宗献新粮做的糕饼、烧香及“钱粮宝盖”。

“纳顿”这天早上,村中每家都会派人端着前一晚做好的“酥盘”及“钱粮宝盖”来到“纳顿”会场给神磕头上香,然后众人回家吃早饭。饭后,男人们忙着去“纳顿”会场狂欢,女人们也在忙着准备一整天来客的饭食,之后便去“纳顿”会场观看表演。

 

(二)“纳顿”上的主要活动过程

 

第一项 “合会手”

鄂家“纳顿”正式开始于农历713,早上天刚亮,约700左右,大小“派头”们准备好茶水美酒来迎接本村老人及外村来客。一切就绪后,约800左右,大小“派头”们敲锣打鼓,村里准备去跳会的人听锣鼓的召唤声,赶到会场参加近百人组成的“会手”队伍。“会手”由两列纵队组成,队伍是按长幼顺序排列,最前排是身着白衫黑马褂的年纪最长者,中间是只穿白衫的年纪较长者,队伍后面是身穿青衫的青壮年,中间还穿插有敲锣打鼓的人手。众人头戴草帽,一般都要扎裤脚,老者手持折扇、小型彩旗、短钢刀、笛、箫等器物;青壮年则手举大型彩旗,旗上上都写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神光普照、国富民强等话语。

参加“会手”的人到齐后,约900左右,全体跪拜在神轿前磕头上香,感谢神保佑今年的庄稼获得丰收,祈祷来年风调雨顺。这时,大“派头”说一些感谢神保佑今年的庄稼获得丰收,祈祷来年也风调雨顺的话语。约1000左右,有两位老人念颂祷词(“搭头词”)答谢神恩。致完搭头词,众人烧纸焚香,锣鼓齐奏,鞭炮齐鸣,“会手”们高呼大好,热闹一番后又各自回场地,开始“摆阵法”,如摆一字长蛇阵、二龙戏珠阵等。

 

“报喜”

“会手”队伍在各自的场地表演一阵又合第二次“会手”,由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手提铜锣,跪在神轿面前并跟随老者祷念颂词,敲一声锣,将前面的颂词再重复一遍,只是在结尾把“谢恩”改为“报喜”,其后又是一番热闹,“会手”又各回场地表演摆阵。

 

唱“喜讯”

“报喜”之后便进行“合会手”比较隆重的一个仪式——唱“喜讯”。双方“会手”推送出德高望重,又有嗓口的老者来唱“喜讯”,要有一锣一鼓伴奏,唱一声喊一声“大好!”歌词内容主要是赞颂所供奉的神灵。鄂家为主队则唱“二郎爷”,唱对方桑卜拉的地方神“九天圣母娘娘”;桑卜拉为客队则唱鄂家村神“龙王爷”,以示相互尊重。唱“喜讯”的唱词是按一个模式套下来的,都是先开天门,后开神门,再请神灵,接着唱每个神的穿戴、坐骑、兵器以及坐骑吃的什么草、喝的什么水,然后,神灵骑着坐骑来会场,到了会场点“会手”,共庆庄稼丰收,人畜平安。

 

  “打杠子”

唱“喜讯”与“打杠子”是插花式表演,在每唱完一个神,都要选四位身强力壮的青年人表演一次打杠子,在神帐前相互对打一番。据说,这一具有体育竞技武打性质的“打杠子”反映的是土族先民在这块土地上当初练武打仗得以开拓生存下来的情景。唱三次打三次,第一次叫打个杀刀,第二次叫打个撒刀,第三次叫打个夹刀,然后又是鞭炮齐鸣,锣鼓齐鸣,众“会手”高呼“大好!”,狂欢一阵后“会手”解散,各自准备跳面具舞。

 

第二项   傩戏

中午休息一会后,约1400左右,鄂家具有表演才能的男性就开始表演戴着面具的傩戏了。整个傩戏在娱神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娱人,周边前来观看的男女老少边看边评,看到热闹处笑声不断。

 

“庄稼其”

“庄稼其”是反映农业生产的一场戏,有四人表演,分别戴着父亲、母亲、儿子、儿媳的面具。父子双裤腿绾起,赤脚,脚踝上套着用柳枝编的柳环,一副农民装扮,母亲与儿媳则身着长衫。上场时,由父亲带领全家扛着犁杖在一锣一鼓的伴奏中出场,先是四人集体舞,时做耕田的动作,儿子表示对耕田不感兴趣,此时父亲便到会场外请来乡老教育:“古语说,七十二行务农为本,赌博伙里出盗贼,买卖伙里出奸心,千买卖,万买卖,不如土里翻土块,庄稼人务农才是本分”。经过教导,儿子表现出回心转意后开始学习怎样驾犁耕田,最后在会场内用犁在地上划一“田”字,烧黄表纸后结束表演。据老人介绍,“庄稼其”被视为“纳顿”的根本,如果不务农也就无所谓庆祝丰收,“纳顿”节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三将舞” “五将舞” “关王舞”

这几出戏主要以歌颂关羽为主题,用傩戏舞蹈形式将忠君报国的关公形象英雄化、神化,演的是一些类似民间小戏的三国故事,如关公单刀赴会、刘关张三兄弟结义、三英与曹操战吕布等。这几出戏虽出场的人物、内容不尽相同,但舞蹈动作基本相似,有转场、拜神、对拜、下战书、祭刀、磨刀等舞蹈动作,尤其是表现打斗场面,武打动作干练,单打、对打十分精彩,引起周围人的不断喝彩。象征性几个回合后,吕布战败,以面具代表其头被砍下置于地上而收场。

 

“五官舞”

据老人介绍,五官舞并非所有村落都表演,这个节目与土族先民有蒙古人的成分有关,至于为什么要跳却已无人能解释清楚。在场上,由五个男子穿着长袍马褂,戴着五个不同形象的面具,扮演的是元朝蒙古族官员,这个节目有朝拜,对拜,走太极等舞蹈动作,舞蹈的基本动作是摇摆身体,手持纸扇,随着鼓点起舞行进。笔者在鄂家调查时,许多人都不知道“五关舞”到底表演的是什么,只有些老人说,这个节目是为纪念和庆贺三川土族先民——蒙古族统一全国的丰功伟绩,五官代表天官、地官、人官、火官、水官,也有说五官中领头的是皇帝,其余四位是大臣。

 

“杀虎将”

“杀虎将”是傩戏的压轴戏,是一个原始粗犷,激烈紧张的面具舞。开场时,一对头戴老虎面具和牛面具的手持刀剑的老虎和牛表演搏斗。后来牛因斗不过老虎便请来杀虎将,戴着牛面具、身着战袍的杀虎将随着快节奏的锣鼓声入场并挥舞着双剑与老虎嘶杀,最终老虎被杀死。据老人说,很早土族先民从事畜牧业,过着逐水草的游牧生活,常常遭到狼豺、虎豹的袭击,人们便恳求法拉作法请天神下凡,为民除害。舞蹈充分体现了土族先民与自然界的邪恶势力和天灾人祸顽强斗争的精神。

 

第三项   法拉“发神”

430左右,当傩戏表演完毕后,“纳顿”中最具神秘色彩的一幕上演。法拉手持法器,身着法衣,在会场上跑来跑去,请神附体。进入亢奋状态,口吐白沫,目光呆滞,便将两支10余公分长的铁钎插入双腮(据老人讲法拉年轻时可以插入12支钎,分别插入双耳、双鼻、双肩、双奶头及舌头上),此时表明法拉已“发神”,他手持法器跑到幢幡前,将“钱粮宝盖”及帐前的其它献供各击一下,并将它们拿到帐前焚烧,以示意神受:今天鄂家“纳顿”,设下神坛请我来,献供都已收下了,我将报于众神保佑你们村子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平安。这时众人齐呼:“大好!”以示接受神谕,感谢神的护佑,此时几个神轿也被人抬起,绕场一周,除将外请的“二郎爷”神轿交给下一个举行“纳顿”的村抬走外,本村的仍迎回本村村庙内安放。

 

第四项   布施活动及收拾会场

“纳顿”在下午500左右临近结束,最后一项是布施活动,大、小“派头”将村民的献供,主要是“酥盘”分成大块散于在场的村民,余下的也都平均分给本村各户人家,以示人神均享。村民认为“纳顿”上的“酥盘”有一种神力,会带来好运。一切都结束后,大小“派头”便开始收拾会场,将神帐和所有道具清点后收回村庙保管,以备来年“纳顿”再用。

 

结语

 

“纳顿”作为青海民和三川土族庆丰酬神、自娱的民族节日,包含了祭祀仪式、民间歌舞、傩戏表演,由村民集体参与,将人们的行为与情感总括于特定时空布局下,它以集中的方式较充分的体现了民和土族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方方面面。它因人们有了寄寓精神的期待,沟通人际关系、丰富文化生活和活跃物质交流的多种需要应运而生,它在今日土族社区发挥着重要作用,是为人们实际生存和生活理想的需要而设,可以说,只要这种生存和理想的需要存在,“纳顿”就有可能承继和拓展。“纳顿”作为民和土族文化中宝贵的一笔财富,是外界了解土族的一个窗口。我们认为,对“纳顿”的开发和利用,不仅对促进民和土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会产生积极的影响,而且对宣传土族的优秀文化传统,让世界认识“纳顿”,认识土族,由此推进土族人民的经济发展和文化建设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注释:

 

这一说法来自笔者对原官亭文化馆干部徐秀福的访谈。

这一年的“搭头词”是由鄂积英和鄂双宝两位老人念颂。

这一年的“喜讯”是由鄂山得和鄂积林唱的。

 

附录(访谈对象简介):

 

鄂积寿    土族  67  退休干部

鄂贵山    土族  48  阴阳

鄂保户    土族  51  庙倌

鄂德元    土族  41  鄂家村支书记

鄂积英    土族  72  农民

鄂双宝    土族  76  农民

鄂山得    土族  66  农民

鄂积林    土族  67  农民

鄂福宁    土族  32  农民

徐秀福    汉族  50  原官亭文化馆干部

 

 

 

脚注信息
         主办:青海民俗学会Copyright ©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上滨河路一号 电话:(0971)8405271 邮编:810000
友情链接:
  • 百度(www.baidu.com)
  • 门禁系统(http://www.counsjd.com)
  • 高优门禁(http://www.bjjd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