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商文娇:青海民和县妇女念唱嘛呢经的调查研究
作者:鄂崇荣    发布于:2015-02-26 03:58:10    文字:【】【】【

嘛呢经是流行于青海省东部农业区乡村妇女生活中的一种珍贵而又濒临灭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嘛呢经曲调和青海的传统音乐有着密切的关系,不仅歌词表现方面内容丰富、曲调优美,且与当地的各种民间宗教信仰息息相关,从总体上反映了本地区的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生活习俗等特性,同时也是研究该地区民众(主要指妇女)物质形态和精神形态的重要依据,具有很高的民俗文化价值和女性文化研究意义,但是长期以来却没有得到学界的关注。本文以民和县地区为例,将首次对这一特殊的民俗文化作一挖掘和论述。

      一、民和妇女念唱嘛呢经的历史传承

关于民和县乃至青海东部地区的妇女念嘛呢经的文化事象,在历史文献中几乎不见点滴记载,民间对它的起源问题也模糊纷纭。用当地老人的话,就是祖辈们传下来的,有很久的历史了。由于缺乏文献的依据,其具体起源已不可考。即使如此,民和妇女嘛呢经至少已有上百年历史是不争的事实,据民间老艺人的记忆,他们的祖母辈就是念唱嘛呢经的能手。

近百年来,民和汉族妇女念唱嘛呢的发展脉络是比较清晰的。根据田野信息,从民国初年到1958年前,各村子里零星有一些中老年妇女念嘛呢,但为数不多。并且只有个别人家里有一、两本嘛呢经书,因为稀少而显得非常珍贵,当时人们去寺里和庙里念经的比较多。1958年开始,全国范围进行大规模的宗教改革,许多神堂、庙宇、寺院等宗教建筑被拆除和烧毁,喇嘛、僧人等还俗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很多宗教、民间信仰行为均被宣告为封建迷信活动而停止。在这种情况下,嘛呢经也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和基础,抄写的经本也都被销毁了。包括嘛呢经在内的很多宗教、民间信仰形式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谁也不敢再唱念嘛呢经了。

这种情况直到“文革”结束之后才得以改变。随着宗教政策逐渐趋于宽松,在民和县个别乡镇的村庄里,开始出现三五个老人一起念嘛呢的现象了,这种现象同样是维持了好长时间。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和宗教政策的落实,以及国家对民间文化的重视和保护工作的加强,人们的思想逐渐活跃起来,民和妇女嘛呢经活动才出现了逐步恢复的局面。村民们自愿捐资修复了庙宇和寺院,到寺、庙里烧香拜佛、念嘛呢的行为已不再是搞封建迷信活动了。人们开始到处搜寻当初偷偷保存下来的嘛呢经本,找到后就进行大量传抄,并到那些资格较老、原来就会念唱嘛呢经的人家里去学唱。后来随着念唱嘛呢的人数越来越多,规模也就渐渐增大起来,初一、十五的念经活动也开始逐渐从家中转移到寺庙里,并发展至今。           

      二、民和妇女念唱嘛呢经的时空

民和妇女嘛呢经的念唱,可以说贯穿于她们的各种生活之中,大致可分为三种:即日常的念唱,节日的念唱,特殊时空中的念唱。

一、日常的念唱

嘛呢奶奶在家中时,进行的是一些个人念唱活动。即每天清晨起床之后,嘛呢奶奶先要洁面、净手,点上一个灯盏,一边念唱嘛呢经,一边端着净水碗,用柏枝蘸水向周围撒点,并祈求生活幸福家宅平安。每天休闲时,尤其是吃饭之前,也总是手捻嘛呢念珠,口诵六字真言。另外,制作敬献神佛的饰物,如一些荷包挂件,或者用棉花缠绕细细的树枝来做灯盏的灯芯。有时是相互给大家教唱新的嘛呢经文,也是嘛呢奶奶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做的事。

    这种日常念唱的嘛呢经,曲目一般不定,基本上是随个人的喜好和能力来选择,但内容都比较轻松、愉快,多以神仙故事传说及日常生活知识为主,如《八卦》、《何仙姑降谕》、《荷包经》、《报娘恩经》以及《怀孩童经》、《四大名山》、《要回心词》、《五个茶碗》、《仙家采花词》等。平时念唱嘛呢经的人数、数目、时间长短也没有严格的规定,哪几个嘛呢奶奶家里空闲了,便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或在家里炕上,或在院子太阳地里,捧着经书就相谐念唱起来了。每个月的农历初一、十五是嘛呢奶奶们念唱嘛呢经的常规活动日,她们会去附近庙里或寺里上香、点灯、念唱嘛呢经。因为民和地区是个多民族传统文化与民间宗教信仰交融区,因此民间信仰的形式和内容呈现出一种多样性。如可以在汉族民间信仰的西王母庙里点燃藏族寺庙祭祀时常用的酥油灯盏,而且也必须要点亮108盏灯。更有意思的是,在藏传佛教的喇嘛庙里,嘛呢奶奶们念唱嘛呢经的同时,却在焚烧着汉族民间信仰活动中惯常使用的黄裱纸幡,点灯焚香也就罢了,还要在院内燃放鞭炮,而寺里的“活佛”(当地村民称所有藏传佛教寺院里的喇嘛主持为“活佛”或“佛爷”)也同时在带领众喇嘛念经文,做法事。这种文化事象极具综合性地域特色,这就是鲜活的地方民俗风情。初一、十五那天念唱的经文,一般除了各种《登科经》、《敬香经》、《王母经》、《六字真言经》以外,还有《上香经》、《观音菩萨降经文》、《修心经》等,曲目和数目都不限。

按嘛呢奶奶们的话来讲,唱嘛呢可以去除烦恼,进了庙门心里头就没烦恼了,情绪上很高兴。人老了,活也干不了了,闲下来就三五人一聚,“哄个孙子念个嘛呢”。

二、节日的念唱

民和妇女念唱嘛呢经的活动,也往往是和当地民间宗教信仰、祭祀仪式及岁时节日等结合在一起的。节日是人们共同进入一段特殊精神状态的时机,而令人进入到这种精神状态的,就是民间的各种礼俗仪式。在这种节日情境下,念唱嘛呢的常规活动地点,一般都集中在本村的寺庙(喇嘛寺、王母庙、城隍庙、龙王庙等)中,有时也会去附近村庄中比较有名的寺庙里。例如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这天一大早起来,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嘛呢奶奶都会不约而同地往寺庙里来,有条件的嘛呢奶奶要穿上黑色、深蓝色或灰色的斜襟长袍,还有人会穿上蓝色的大褂(即现代工厂企业中的工作服),其他人虽穿着平时的衣服,但也整理的干净整洁。大家拿着提前准备好的白酒、香烛、用黄纸和白纸剪的纸幡(又叫化纸),来到寺庙里,如果是在喇嘛寺里,嘛呢奶奶们就会先在院中的前一边焚化纸幡和香烛,一边念唱嘛呢。如果有所求的话,还会点燃108盏酥油灯。她们在院子里围着煨桑台唱嘛呢并鞠躬,之后又会到祭台前集体念唱嘛呢经,边唱边点灯(称为降灯),同时还有人在院子里燃放鞭炮。这时候嘛呢奶奶一般会选择念唱《交灯经》、《敬香经》、《观音拜灯科》、《十拜灯经》等,内容多是赞颂菩萨、观音或者玉皇、龙王的。有些嘛呢奶奶还带有念珠串、嘛呢经本,虔诚的进行着一天的念嘛呢活动,活动中所需要的灯油、灯盏等都由寺里提供,其余的供品则由嘛呢奶奶们自备。

再如清明节的嘛呢念唱,以民和古鄯的清明节隍庙嘛呢念唱为例。每年一度的清明节在当地人们的心中是最重要的日子了,也是嘛呢奶奶们最隆重的节日。

在清明节的前一天,隍庙的院中就挤满了来自本地、周遭地区的嘛呢奶奶们。有三三两两坐在院子地上念唱嘛呢的,也有在神龛前叩头祈祷许愿的,还有许多人围坐在灯架前念唱嘛呢,神案前焚香、化裱、点灯的人也是熙熙攘攘,与平时不一样的是,人群中还夹杂了几个“嘛呢阿爷” (当地对念唱嘛呢经的中老年男性的民间称谓),部分陪伴嘛呢奶奶远道而来的青年人。几乎每个人跟前都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提包,里面放着第二天要给逝去的亲人们及祖先化送的纸裱、冥币及供品,还有带给自己的干粮、水杯、御寒的衣物等,她们要在这隍庙里念唱嘛呢直到天亮。

天黑以后,隍庙院中诺大的表演台上就聚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嘛呢奶奶们(台子的正面用尼龙布整个封围起来了,形成一个封闭的大空间)。一盏大灯泡照射着室内,由于空间太大,所以发出的光仍然是昏暗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秸草,左右各有一个挂着棉布帘的小门供人出入,除此再没有任何设施。笔者粗略统计了一下,最多时这里聚集了200多个人,几乎可以用拥挤来形容了。晚10以后,念经活动正式拉开序幕,嘛呢奶奶基本上是以本村或熟识的人为一个小集体、小圈子,围坐在一起念唱经文。虽然是清明节,但因为是清明节的前一天的晚上,所以大家并不念唱《十王宝卷》或《请奠亡灵》等经,而选择一些如《灶王小真经》、《三宫主经》、《金花仙姑词》或《佛说大乘经》、《熬茶经》等。较之平时的念唱,清明节的嘛呢念唱规模大、人数多、时间长,并且显得很隆重。例如会有一两个盲艺人也来到会场,虽然平时他们都以给人算卦、唱曲四处卖艺为生,但在这个日子里他们却在拉着自制的四弦胡,边为嘛呢奶奶伴奏,边自己也念唱嘛呢经。几个嘛呢奶奶还像藏族老人一样右手摇转着“嘛呢廓罗”(小转经筒),左手数着嘛呢珠,口中不断念唱着嘛呢经。

据张庭东老人说,现在的政策好了,宗教信仰都自由了,想干个啥也不像过去那样,没有人去阻拦、干涉。自己今年78,念了30 多年的嘛呢,只不过原来都是自己念。他说,女人们肚量小,心里有话说不出来,就选择念唱嘛呢这种形式给自己找寄托。男人们大大咧咧,没有啥事过不去的,所以不像女人们那样多选择念嘛呢。只是男人老了,没事干了,好讲个善,走路连蚂蚁都不舍得踩,不杀生不做坏事,就开始念个嘛呢,给自己消灾积德。张庭东老人并不识字,如同其它绝大多数的嘛呢奶奶一样,这位嘛呢阿爷也是全凭记忆往下念唱经文的。他可以从头一个一个地指着每个字念出来,但从中间单独指出里面一个字他却不认识。他比较引人注目是因为除了是极少出现的嘛呢阿爷外,老人念唱嘛呢经时还敲着木鱼作伴奏,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场面,清脆的木鱼声响彻在空中,也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在他身旁。其伴奏节奏一般为:“× O | × O | ×××  ×× | × O |”或者是“× O × O | ×××  ××  ×  × | ”。

    夜里1点多的时候,陆续有些嘛呢奶奶开始离去,这些都是自家或亲戚就在附近的人们,她们还会在明天一早赶来这里的。三三两两的人们撑不住了,便倒在麦秸上睡去,这时就有人唱起歌来了,民歌、小调、行酒令全上了,风趣幽默,还有人用大家熟悉喜爱的黄梅戏《天仙配》的曲调即兴编词,内容逗人发笑却又不失寓警之意。就这样,整场的气氛又逐渐活跃起来了,大家开始一起念唱嘛呢经,声音比先前还要整齐宏亮些。

天亮后,一夜疲惫的嘛呢奶奶们提起精神,来到院子里,继续点灯、上香、献供、念唱嘛呢经,然后来到庙里统一圈起来的地方焚化纸幡钱粮,祭奠祖先亲人。外面涌进来的人流越来越多,一时间,隍庙内火光冲天、灰烬漂浮,念经声不绝于耳,这一切都寄托着人们的哀思与祝愿,捎给了他们各自的亲人。

三、特殊时空中的念唱

嘛呢经在特殊时空的念唱,即嘛呢奶奶的随机活动日一般是指在丧事上的念唱。村子里有人去世后,会请嘛呢奶奶们去家里给亡人念经超度。去念经的人员数不固定,有时三个五个,有时六个八个,一般要念八到十卷经。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会选择念唱《亡灵登科经》和《阳五更经》、《往生经》、《给亡人点灯经》、《五更鼓儿天》以及《阴五更经》、《三奠茶》、《奠酒歌》等,也要念一些真经,如《地母真经》、《十柱香经》《十王宝卷》、《六字真言经》等,念经的同时还要点灯。在民和县的同一地区内,各村子选择念唱的经文在曲目、数目、内容上都不一定相同。例如这首流行于巴州的《亡灵登科经》内容是这样的:

擎驾南来星月波,忽闻此处尽孝声;原始留下一卷经,复兴法门度亡灵;阎罗阴法下天宫,慈心缓缓过山村;一天星斗挂瑞台,三阳任口焕山城;多行妙经常佩念,六字真言日日诵;可将灯烛灵前照,无非救度要婆心;阴风飘飘在此生,悲声连连叫苦声;度尽阴阳作罪汉,阴阳相感造罪坟;今日今时度罪魂,善堂就是枉死城;纵有纸钱难逃律,法度今生往西天;孝子虔诚点香灯,答报佛祖超亡人;救苦慈尊妙难求,身披霞衣立云头;五色祥云生足下,九头狮子道前游;梦中甘露时常洒,手执杨柳不计求;奈何常作度人舟,诵经功德不思议;孤魂游魄早超生,十方救苦大天尊;一切方便是修真。嘛呢叭弥

由这段嘛呢经文我们还可以发现,当地民间宗教信仰中将汉传佛教神的信仰和道教神的信仰融并在了一起,同时又糅入了藏传佛教的六字真言明咒,救苦天尊是道教神名,位于梁时陶洪景《真灵位业图》的第一神阶右位,居玉清境,是专门拯救不幸堕入地狱之人的。救苦天尊的神名出现在河湟民间信仰的嘛呢经文中,可见道教神仙谱系中的冥神在青海民间信仰中得到了认同,道教的神灵信仰也影响、渗透到此地的民间信仰体系中了。这是典型的民和地区多元民间信仰的形式,在整个河湟地区文化中占据着一定的地位。

另一部流行于古鄯及转导乡的《亡人交灯经》和这部《亡灵登科经》使用的情况大致相同,内涵一样但经书文辞表述及篇幅区别就大了,《亡人交灯经》大约有140多句,将近1000字。选择部分经文如“一盏总灯天地灯,天地能泽天下通。秦广王前悔罪行,恐续天地盖载恩。此灯交与亡人明,幢幡宝盖引路行。救苦天尊发善念,不受地狱早超生。二盏灯来日月灯,日月昼夜不住停。楚江王前悔罪行,恐续日月照临恩。此灯交与亡人明,地狱无罪出幽冥。死后孝于报亲恩,早转阳世也聪明......

嘛呢经文念唱完以后,嘛呢奶奶们就开始焚纸幡香烛送佛,并要对办丧事的人家说一些吉利话。之后,在亡人的“头七”、“三七”、“五七”以及“百天”,甚至有些人家还在“周年”、“三周年”时,丧事人家还要请来嘛呢奶奶念唱嘛呢经,请喇嘛、活佛诵经,举行一系列的超度活动。民和当地汉族实行的是土葬,他们认为以上这些日子是亡人西行路上要过的关口,为使亡人顺利平安地度过这些关口,就必须得请嘛呢奶奶们和喇嘛来家念经。念经当天所有的开销用度,如点灯用的清油、酥油、嘛呢奶奶们吃的两顿饭、祭奠用的黄纸等,都由丧家来负责。嘛呢奶奶可以从这些活动中得到一定的报酬,报酬的多少视办丧事人家的经济条件而定,一般是每人每天两个馒头,两个油果,念两天嘛呢的话就加倍。有时也会给一些现金,35块不等,再把孝布(现在一般都是用毛巾代替棉织孝布)也回赠给嘛呢奶奶每人一条。

三、嘛呢经念唱的社会内容

民和地区的汉族妇女嘛呢经,其念唱题材内容非常广泛,既有赞颂仙佛出家、修行的,歌唱民间传说、传说人物的;也有反映民众日常生活内容的经文,其中有关宣扬孝道、善行的内容更是占了大多数。经文里有神仙,有人物,也有动物。可谓丰富多彩、包罗万象,从中折射出当地民众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精神信仰、社会生活及伦理观念。

一、敬神

民和嘛呢经中有关敬神、颂佛的内容是最多的,也在嘛呢经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有《金刚经总偈》、《地藏王古佛偈》、《金刚神咒》、《六字真言经》、《十柱香》、《十柱明香》、《十柱烧香经》、《葫芦儿经》、《佛说地母真经》、《灶王真经》、《南海观音古佛降》、《观音菩萨六字嘛呢真经》等等,赞颂玉皇大帝、二郎神、十殿君的经文也不少。还有敬仙内容的如《八仙谱》、《金花仙姑经》、《韩湘子哭五更》、《金花仙子哭五更》、《三仙里》、《仙家采花词》等。如《十柱明香》:

一柱明香一盏灯,举手焚香念观音,早晚调诵三遍经,合家大小保安宁。二柱明香二盏灯,举手口念嘛呢,千千诸佛通明行,万万菩萨救世尘。三柱明香三盏灯,三盏明灯放桌心,一柱明香拿手中,救苦救难观世音。……十柱明香十盏灯,十殿君善恶分,善难信女勤密念,免得灾难永无侵。南无佛法南无僧,南无救苦观世音,口念七遍一心诚,送过金桥同路行。阳世三间念佛名,阴司地狱无罪乘,有人认得十盏灯,句句调诵观世音。早晚念佛把口净,净手焚香跪地平,大小事情抛世尘,消灾免罪修本身。嘛呢叭弥

二、劝善

劝人行善的经文主要有《熬茶经》、《十渡船仙文》、《三宫主训词》、《黑虎灵官降世真经》、《十王宝卷经》等。如《三宫主训词》:

……人生时好一比花开心绽,临死时又好比叶落树尖。劝世人行好事多发善念,积阴功给儿孙辈北安然。在人前说好话多行方便,死后了过金桥宝盖幢幡。作恶人全凭着口巧舌变,心不善意如刀口似蜜甜。在人前说是非欺压良善,哄了人速报神上了供单。千尺天百尺地便宜少占,明朗朗天在上一报一还。劝世人休得要行凶短见,杀人贼要偿命欠债还钱。世上人为银钱常把脸变,有酒色和财气谁人不贪?积金银有百年成千过万,临回首拿不去半文铜钱。阴司里用不着银钱打点,买不下生死路也是枉然。……

三、劝孝

关于劝世人行孝的嘛呢经文主要有《十朵莲花》、《报恩经》、《地藏王古佛偈》、《十报恩》、《十二报恩》、《十劝人》、《十种深恩经》、《劝孝经》、《世人孝母经》、《鹦哥真经》等。如《十朵莲花》:“一朵莲花一盏灯,开天先孝父母生。儿女孝心云厚根,千千万年乐太平。二朵莲花二盏灯,二位女子来孝心。打扫经堂来拜佛,拜天拜地拜神佛。……”

再如《劝孝经》中这样唱:“千说万说孝为先,说来说去把功偏。老者拉小心疼烂,小者拉老难上难……  《鹦鸽报恩经》中最后一段唱词是这样的:“善男信女念宝卷,奉劝世人迷醒语。有佛来不远,何必问西天。参问浑中妙,回头孝母前。孝子忠臣眼前放,礼义廉耻心中藏。善人神佛常拥护,恶人只有恶人当”。这部《鹦鸽报恩经》的文辞格式、表现内容等,与主要流传于甘肃河西走廊一带的河西宝卷中寓言类宝卷《鹦哥宝卷》非常相似,都是宣传孝道的。河西宝卷是在唐代敦煌变文、俗讲以及宋代说经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一种民间吟唱的俗文学。变文、俗讲和说经主要吸收和沿袭了敦煌佛经的结构,同时将之进一步民族化、地方化和民间化,形成了宝卷这种中国民间讲唱文学的一种形式。河西宝卷内容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社会生活,主题多谴责忤逆凶残,宣扬孝道和善行。显然,民和妇女嘛呢经在吸收接纳、填充改编新的经文内容时,也继承和发扬了这一特点。

四、新生活及其它内容

民和嘛呢经除了主要唱用于祭祀神佛仙家、劝人行善积德、自身修心养性以外,也处处表现出普通民众日常的生活与情感。如《十把扇子》、《四大名山》、《荷包经》、《多谢经》、《拜山经》、《怀孩童经》、《织手巾》等,都各自表现着不同的内容。有感于现今社会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而唱诵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如《十把扇子》中唱到:“一把扇子扇起来,心里喜着乐开怀,三中全会就是好,包产到户是个宝。两把扇子扇起来,家家户户喜开怀,改革春风吹得好,各家显示各家才。三把扇子摇起来,风调雨顺又一载,念经诵佛有好报,好年好景自然来……”这是因为中国历史上漫长的以农为主的自然经济形式和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人们认识能力的有限,听天由命、靠天吃饭使民众形成了期盼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消灾祈福、国泰民安等功利性的信仰。因此,在民间围绕着对自然生态关系周期变化或对幸福平安的祈盼,常常伴随着大量的民俗活动与民间艺术相结合的形式。[i]嘛呢经也是在这样的规律下成长与发展起来的,并呈现出一系列建立在农耕经济基础上的农耕文化的特点。由于农耕经济形式所固有的封闭性、保守性特征,建立在此基础上的文化传统相对稳定,不易变化。然而,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今天,农耕经济的主体地位也逐渐削弱,人们战胜自然的能力大大加强。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往的信仰就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动摇,民俗的内容和功能也在发生转换,从而引起了嘛呢经在表现内容及题材等方面一系列的变迁。例如田野中笔者发现还有些念唱的经文如《荷包经》:“嘛呢叭弥!荷包绣的好,丝丝太短了;荷包丝丝上,有情有玄妙。玄妙挂的高,缘份来到了。荷包丝丝上,找呀找根苗;情谊定下了,绣个花荷包;荷包送给你,好好珍惜了……”这首经文其实描述了青年男女之间纯真的爱情,并传达了想要缔结婚姻的美好愿望,荷包在这里起到了一个爱情信物的媒介作用。一般念唱这首嘛呢经的多是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年轻嘛呢奶奶,而且念唱的场合绝对不会选择在寺庙或正式的祭祀场所中。

以上这部分经文嘛呢经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民和乡村妇女的日常生活及情趣,信仰是民和汉族妇女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支柱,从根本上反映着她们亲身的社会生活与内心情感。嘛呢经的内容虽通俗,却寄托着人民群众发自内心的喜怒哀乐,反映着她们的精神需求和道德取向。也惟其通俗易懂,寓教于乐,才深深地植根于民众之中,几经相传而经久不衰。

但不能否认的是,尽管嘛呢经长期流传,有许多自身的艺术特色,但因为它始终没有摆脱宗教信仰影响之故,始终将“因果报应”“劝善积德、修心养性”作为创作、使用、流传的宗旨,便免不了以修福说教为主题,公式化、概念化是它的致命性弱点,更加之艺术创作内容、表现手法上的保守局限性等,在现代化、科学化的冲击下,它将会正面临着新的艺术考验。

 

个人简介:

    商文娇1969-),女,硕士研究生,青海师范大学音乐系  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民族民间音乐与艺术民俗学    联系地址:青海省西宁市五四西路38 810008    电话:13897649729



[i]唐家路《民间艺术的文化生态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 54页。

脚注信息
         主办:青海民俗学会Copyright ©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上滨河路一号 电话:(0971)8405271 邮编:810000
友情链接:
  • 百度(www.baidu.com)
  • 门禁系统(http://www.counsjd.com)
  • 高优门禁(http://www.bjjd360.com/)